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港聞 > 正文

香港攬炒派濫用復核 令司法政治化

2020-09-28 04:23:32大公報 作者:龔學鳴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誰將司法政治化?

攬炒派多年來濫用司法覆核和法律援助制度等司法程序,將司法變成他們謀取政治利益、阻撓政府施政的工具。去年司法覆核申請宗數多達3889宗,較1997年激增逾30倍,但過去數年能成功挑戰行政機關決定的案件均不足15%。其中港珠澳大橋工程因司法覆核延誤至少九個月,香港段造價額外上升89億元,浪費大量公帑。法律專家認為,濫用司法覆核的頑疾持續多年,助長了司法政治化,必須盡快處理。

1997年香港回歸時,司法覆核申請一年僅112宗,至去年已激增至3889宗,增幅高達逾30倍。以過去三年計,2019年司法覆核申請較2018年多875宗,增加近30%;而與2017年的1146宗比較,2019年司法覆核申請宗數的增幅亦以倍計。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曾多次批評司法覆核遭濫用的亂象,專家學者近年亦提出不少海外經驗及改革建議,惟多年來仍未見實質改變。

累港珠澳橋造價大增

攬炒派濫用司法覆核最臭名昭著的案例,莫過於藉司法覆核阻撓港珠澳大橋工程。2009年12月大橋珠澳口岸人工島開工,唯一個月后,東涌六旬居民朱綺華提出司法覆核,稱大橋環評報告不符要求。特區政府一度敗訴,經上訴后才在2011年10月得直。官司令工程延誤至少九個月,香港段造價額外上升89億元,浪費大量公帑,連港鐵沙中線等其他工程進度亦遭連累。

事后調查發現,本身是公民黨義工的朱婆婆文化程度不高,敗訴后直言自己不是“有心搞”、而是“佢哋同我講,我又矇查查”,對影響經濟民生“好唔安樂”。而這宗司法覆核的法律團隊恰有公民黨成員,公民黨亦一直要求政府改變環評制度,該黨疑推小市民謀取政治目的、罔顧經濟民生。到2018年港珠澳大橋終於通車啟用,包括公民黨在內的攬炒派到大橋開心打卡;患癌臥床的朱婆婆身邊,卻不見攬炒派身影,原來攬炒派已多年未與朱婆婆聯絡。

郭卓堅欠訟費3000萬

“長洲覆核狂”郭卓堅近年屢就政治人物或事件提出司法覆核博出位,法律援助署在2017年九月以他濫用司法覆核為由,拒絕受理他三年內的司法覆核法援申請。郭不服,再向高院提出上訴。他還大言不慚稱,已拖欠政府的訟費達到3000萬元。2018年8月20日,上訴庭駁回郭卓堅的上訴,強調司法覆核并非讓法庭取代行政機關處理行政事宜,有關法例訂明就相關行政決定有上訴機制時,有關人士要沿法定上訴機制提出上訴,而不是提出司法覆核。

往后,攬炒派又多次“赤膊上陣”,直接出面提司法覆核,包括去年阻撓政府以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止暴制亂。攬炒派更藉司法覆核眾籌,聲稱法律程序中用不完的資金將撥入幫黑暴打官司的“612基金”和“守護公義基金”等。

法律專家:須盡快處理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法學教授傅健慈表示,多年來社會上要求杜絕濫用司法覆核之聲不絕於耳,必須盡快著手處理,為“制亂”及維護經濟民生打下基礎。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牽頭的香港政策研究所,曾於2017年發表研究報告,提出改良現行制度機制,建議包括:設立“司法覆核法庭”、采用加快處理程序、增加司法覆核法官數量等。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山东十一运夺金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