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港聞 > 正文

梁振英:香港應學習西方 公開失德教師資料

2020-09-27 09:59:52大公文匯全媒體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黃師”近年屢被揭洗腦學子,梁振英認為教育局責無旁貸。 fb截圖

不少家長都要求公開專業失德教師的名單,但教育局一直對此有保留。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facebook發文指,香港有大批青少年人被洗腦、被激進化,某些學校和教師絕對是問題的源頭,教育局絕對責無可卸,同時列舉了多個國家及地區對失德教師的公開處理機制,讓公眾了解更多。

梁振英在帖文中引述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2020年3月18日立法會上說:“我們不贊同公開有違教師專業操守的個案內容供公眾評論,除了私隱的考慮,每宗個案有其獨特性,難以概之括之,貿然在未有全面資訊下評論,絕不公平。不過,我們所處理的個案中,確實有不少可作教師的前車之鑒,從教師專業發展的角度,我們會在適當的專業發展課程中,參照一些個案內容設計反思題目,加強師德的培育。”

梁振英認為,教師責任重大,“香港有大批青少年人被洗腦、被radicalize(激進化),被送上快艇,被關進牢獄;教鴉片戰爭歷史的教師竟然可以將英國人說成救世主,這些都不是孤立事件,某些學校和教師絕對是問題的源頭,教育局絕對責無可卸。”

英美澳均設公開機制

他并在帖文中列舉多個國家及地區關于公開失德教師姓名和學校名稱的機制:

英國在收到投訴后,負責頒發教師資格證的教學管理機構(Teaching Regulation Agency, TRA)會決定是否轉交到專業操守小組(professional conduct panel)進行聆訊,一旦進入這小組程序,TRA就會公開涉事教師的姓名及所屬學校,由小組進行公開聆訊,傳媒及公眾可以旁聽。

根據有關機制,當涉事教師承認所有指控或承認指控構成嚴重失職時,可申請在內部會議而非公開聆訊進行,或者涉案教師提供必要的理據申請不公開聆訊,而只有當非公開聆訊是符合正義、不違背公眾利益或者保護學生和證人的情況下,小組才會考慮排除公開聆訊,但教師姓名和所屬學校仍被公開。

在澳洲昆士蘭,除非民事及行政法庭做出不可公開的指令,否則法定負責處理投訴的昆士蘭教師學院(Queensland College of Teachers,QCT)就會在進入審訊程序之后公開涉事教師的姓名,聆訊也都是公開的。

美國佛羅里達州,在教學人員或學校管理者的資質檔案中,每一個失職行為的報告都保持公開。在調查期間,投訴和調查期間獲得的信息會保持機密,如果初步調查結果顯示有合理的理據繼續調查以及投訴依規定進行,投訴及所有信息將會被公開。

責任編輯:陳運欣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山东十一运夺金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