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中國 > 正文

外交部副部長羅照輝:美國已成南海和平的最大威脅者

2020-09-03 10:09:55外交部網站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對話合作應對南海爭議,同聲共氣反對外部攪局

2020年9月2日,外交部副部長羅照輝在“合作視角下的南海”視頻國際研討會上發表主旨演講。研討會由中國外交部和中國南海研究院共同舉辦,來自俄羅斯、泰國、印尼、新加坡、柬埔寨、老撾、英國等國前政要、官員和知名學者出席。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為研討會作書面開幕致辭。

羅照輝在講話中表示,我們剛剛聆聽了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鼓舞人心的致辭。他闡述了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并引導我們從積極和建設性視角看待這一問題。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單邊主義和貿易霸凌主義盛行,美國攪局南海,遏阻中國,世界面臨的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東亞合作系列外長會將于下周舉行。本地區國家就南海問題發出的信號無疑將引起關注。

在此背景下,中國愿重申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和承諾沒有變化。正如王毅國務委員在致辭中所言,我們將繼續同東盟國家一道努力,共同把南海建成和平、友好、合作之海。

羅照輝說,中國和東盟國家是搬不走的鄰居。今年是中國加入《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第17年,是我們簽署《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第18年。明年將迎來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系30周年。當前,東盟已成為中國最大貿易伙伴。盡管疫情蔓延和全球經濟下行效應疊加,今年上半年,中國和東盟貿易總額達2990億美元,逆勢增長5.6%。去年,雙方人員往來超過6000萬。

上述事實表明,雙方接觸的歷史就是不斷加深互動的過程,也是管控南海爭議的過程。中國和東盟的關系是全方位的。南海問題只是一小部分。當然,如果我們能妥善處理這一問題,雙邊關系會更上層樓。反之,雙方關系將會蒙塵。迄今為止,我們做得很好,我們要保持這個勢頭。

羅照輝強調指出,第一,中方堅持通過談判協商解決爭議,通過對話合作管控分歧。

中國最早發現、命名、開發利用和有效管轄南海諸島及相關海域。1933年,法國侵入南沙群島部分島礁,中國政府提出嚴正交涉。二戰期間,日本非法侵占中國南海諸島。二戰結束后,中國收回南海諸島,并于1948年公布了南海斷續線,此后很長時間沒有國家提出異議。上世紀70年代在南海發現油氣資源,有關國家才開始提出領土主張。80年代《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出臺后,南海有關沿岸國產生海域主張重疊,使爭議進一步復雜化。

回顧歷史不難發現,中國在南海的主張具有充分的歷史和法理依據。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從上世紀80年代起,中國一直倡導“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從未強迫哪一國接受。有關這一倡議的討論還在進行。南海爭議區有近千口油井,但沒有一口屬于中國。雖然我們也需要油氣,但我們主張共同開發,不想通過單邊開發使問題復雜化。

中國與東盟國家一道致力于遵守《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的義務,全面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中方提議在三年內完成“南海行為準則”磋商。新冠肺炎疫情延緩了“準則”磋商進程。但我們有信心以更高效的方式、更高的質量加快磋商進程。好消息是,明天將舉行“準則”磋商相關工作層線上會議。

中方倡導建立“南海沿岸國合作機制”,積極推進泛南海經濟合作;中國已準備好與東盟國家打造藍色經濟伙伴關系;我們已就建設海上絲綢之路達成共識;我們正在推進“陸海新通道”建設;我們可以利用中國—東盟海上合作基金更多造福地區人民。

第二,中國是國際法治的堅定維護者和建設者,支持依據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法處理南海問題。

《公約》是各方海洋法立場的微妙平衡。它對各海域法律地位、各國權利與義務以及主要海洋活動等做出了規范,是關于現代國際海洋秩序的重要法律文件。中國作為《公約》締約國,一貫恪守《公約》,嚴格遵守《公約》義務。

另一方面,盡管《公約》極其重要,但它并非海洋法的全部,在其之外還有一般國際法?!豆s》前言第8段明確表示,“確認本公約未予規定的事項,應繼續以一般國際法的規則和原則為準據”?!豆s》生效后仍有運用其他國際法處理海洋爭議的國際案例。此外,有關國家和地區通過區域性規則或安排處理海洋主張重疊問題,如地中海相關沿岸國、里海沿岸國等。

客觀認識《公約》的權威性和局限性,是對其進行正確解釋和適用的前提。南海問題不僅涉及《公約》,還涉及領土主權,只有全面準確適用包括《公約》在內的國際法,才能求得妥善解決。

《宣言》和“準則”也應成為中國和東盟各國遵守的規則。一些國家正在談及“準則”的法律拘束力。這都表明《公約》不是海洋法的唯一法律文書。

第三,南海仲裁案解決不了南海問題,中國對仲裁案的立場是明確的、堅定的,具有充分的國際法依據。

在領土主權等重大爭議問題上,中國一貫主張通過談判磋商解決,反對任何強加方案。南海問題涉及復雜的歷史、民族情感和國家尊嚴,任何強迫方式都只會適得其反。

國際司法或仲裁機構行使管轄權,須以當事國同意為基礎。這是國家主權原則的應有之義。“南海仲裁案”仲裁事項的實質,是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問題?!堵摵蠂Q蠓üs》并未規范領土主權問題。關于海洋劃界,中方已作出聲明,排除仲裁管轄。中菲之間也已通過一系列雙邊文件,以及《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等,達成通過雙邊談判解決爭議的共識。仲裁庭無視中菲爭議的實質,無視中國根據《公約》作出的聲明,無視雙方談判磋商的共識,越權管轄、枉法裁斷,在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上存在明顯錯誤。中方不接受、不參與仲裁,不接受、不承認所謂裁決。

第四,美國的介入是南海風險之源,地區國家同聲共氣,堅決維護南海和平穩定。

南海是開放和包容的。中國和東盟各國從來無意將南海打造成自身的勢力范圍,也從未把南海作為地緣博弈的籌碼。南海的航行自由也根本不存在任何問題,這只是想要介入南海問題的麻煩制造者炮制的借口。

近期美國在南海頻頻挑事。它不僅違背不選邊站隊的承諾,否定中國的合法利益,支持仲裁案,而且還耀武揚威,大秀肌肉,持續加大南海軍事活動的頻率和烈度。盡管美國不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成員,卻粗暴干涉國際海洋法法庭選舉,以南海問題為由,鼓動《公約》締約國不支持中方候選人。中方候選人的高票當選是對美無理舉動的響亮回擊。

美國介入南海事務,目的是綁架地區國家,在中國和東盟國家之間打楔子、搞分裂,逼迫東盟國家選邊站隊。一個動蕩不安的南海只會服務美國的利益和全球野心,而地區國家卻不得不為此付出代價。事實證明,美國已成為南海和平的最大威脅者,已成為南海合作發展繁榮的攪局者和絆腳石。

美國不僅是針對南海,還拉攏日本、印度、澳大利亞組建“四國機制”(亦被稱為“亞洲小北約”)搞反華小圈子。這顯示美國仍在奉行“冷戰”思維。我們不惹事,也決不怕事。我們不會隨美起舞,而要用冷靜和理智,戰勝其沖動和焦躁,在堅定捍衛自身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同時,愿與美方共同推動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系。

如地區局勢持續惡化,本地區國家不可能獨善其身。地區國家也應保持高度警覺,牢牢把握南海事務主導權,繼續秉持“雙軌思路”處理南海問題,絕不能讓南海變成國際政治的角斗場。

羅照輝最后表示,一個更加和平、友好和合作的南海,符合地區國家和世界各國人民的共同利益。讓我們聚焦合作而非對抗,建設一個更加緊密的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




 

責任編輯:郭曉妍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山东十一运夺金杀号